×

首页 > 幼儿  >  正文

斯人已逝豪气仍存 记一代文豪金庸的离世

2018-10-31 10:09:24 来源:未来网
2018年,10月30日,22时整,记一代文豪的离世。咋闻噩耗,我尚在上补习课,间歇时随手翻开微博,眼角扫过一条关乎金庸先生辞世的消息,原话念出与父母,得到其缓缓的点头动作时,整个人便懵了。
  心头细密缓慢地涌上一股钝痛,牵连着鼻头发酸,脑海里霎时间变得空无一物。
  后半节课我精神恍惚,辞别老师后,我转头看向家里书架——摆满了金庸先生一系列著作的那个位置,如今却仿若空着一般,一片死寂。
  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
  我是从何时接触起武侠的?
  似是从金庸先生为头的了,那时我尚且年少,腹中墨水寥寥,仅是凭父母短短数语的赞美,便捧了一本像模像样的看。囫囵读进去不少,却仍不能体味其间世事人情。若是被人问起“何从评价如郭靖、黄蓉之人”时,便露了怯,嗫嚅着说不出些什么,大人往往不恼,哈哈一笑道一句“你仍小,大了便会晓得的”后,溜达着离去。
  而后呢?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,为我开了一扇门,我踏入其中,见了《三侠五义》,见了古龙,见了温瑞安、梁羽生,各式各样的文体,翻过一遍后,便是饱览江湖百态,朝廷草莽囊括甚广。 
  只是书看完了,一切便回到了起点。时隔半年,空塞了不少武侠小说后的我,再度翻起了金庸先生的小说。
  那一次,我才品会到了点点皮毛,隔着纸页能耳听杨过呼唤小龙女的凄切嗓音,被那如冰如火的深刻恋情所感动,进而赞叹;又若感受到张无忌虽立身光明顶,一颗心却仍旧向善时的无愧天地的浩然。那时我才意识到,金庸先生构建的,并非是一个简单的武侠世界,那里不仅有着江湖血泪儿女情长,也同样有着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”
  每一次的阅览,便像是一番新的天地,或嗔或怒,或喜或悲,如同当真置身于其中。
  大喜大悲都因着武与侠,在我心目中,金庸先生便成为了神话般的存在,似乎他未曾离开过,阅览着一行行字句,在角色喜悲间仿若隐约透露出些许老先生挥毫之时的意气风发。
  只是未曾设想老先生会在一个突兀时段溘然长逝,最初一番惊恐郁郁欲演愈浓,眼眶微湿仿若氤氲泪水,我深吸一气,随手翻开《鹿鼎记》,找出当初所插书签那页,韦小宝打趣茅十八之话语仍旧引人发笑,却在此时此刻令我胸口如淤堵着什么一般,闷着说不出。
  至此我掷笔,凝目片刻方继续。
  一扔一拿间,思绪千转,心中郁结不减,却仿佛一块大石落了地。那源自一句话,便是“豪侠二字何解?简单讲起,便是百年后,侠已死,豪气却仍存,百年再百年,仍是不灭。”这话本是我七年级再读神雕侠侣时,写予北丐洪七公的,那时我用词拙劣生涩,写完了甚是不满,本不愿再回想,却在方才——刹那间闪过脑海。
  随即我却又颇为忧虑,而今的人们,似乎已将属于古朴的武侠的一页轻轻带过,追求起了毫无文化底蕴,剽窃抄袭颇多的网络文坛,并视其为正轨。
  金庸先生这般离世,或许不会带动世人重温其一部部值得深思的经典,或许有大半只是别有用心之人为博人气而假意吊唁的噱头罢了。
  只是那并非重要之处,所谓武侠,止戈为武,仁者为侠,或许金庸先生所写,便是我泱泱祖国数千年间文人豪客胸膛流淌的英雄热血。
  我曾思考,中华上下千年,所经文坛盛世,仅有两个,一是战国之思想,二乃唐宋之诗词,却不曾料到,数十年前的武侠狂潮,能否也是一代文坛之盛世?
  若有,那定是因金庸先生为首,以他一侠,生生将古往今来无数武侠江湖搅动带起,构造出一番宏大画卷。
  ……言之于此,我心中郁结竟是一扫而空,一代文豪的离世,当今社会的冷漠,却不代表这数百年间的武与侠就此湮灭,便如“有的人死了,却还活着”一般,老先生的离世,并非时代的终结,那仅仅属于一个人躯壳的尘归尘土归土——片片书页间,行行词句间,金庸豪气仍存,百年过后再百年,仍是不灭。书页簌簌而动,金庸之名,武侠之义,仍萦绕在老一辈,现一辈与后一辈的身边乃至心间。
作者:北京市广渠门中学 刘江枫 编辑:小记者郭萌

推荐阅读

社会

娱乐

军事

国际

版权所有: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-1

联系我们  |  关于我们  |  客服电话:010-57380506